张鸿雁教授谈新型城镇化和地域生产力格局

发布时间:2016.04.25
本文转自《中国社会科学报》

(《中国社会科学报》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主办,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编辑出版,面向全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者和爱好者的大型理论、学术报纸。) 
近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既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又是经济发展的动力。
2015年12月23日《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就新型城镇化相关政策采访专家张鸿雁等城市研究学者。(张鸿雁,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江苏省城市现代化研究基地主任和首席专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位学者表示,必须重视当前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坚持以人为本,统筹城乡发展,推动新型城镇化早日实现。
新型城镇化是中国发展的新引擎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里斯曾断言,中国的城镇化将是21世纪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两大关键因素之一。“城市是地域生产力的集中表现,是财富中心、创新中心,在现代社会中具有发展动力、发展中心区位以及发展生产力的功能。”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张鸿雁表示,这次提出的新型城镇化将重新构建中国的地域生产力格局。
新型城镇化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综合性的拉动作用。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文军表示,城镇化的小幅度增长都会对经济产生巨大的拉动作用。而且,城镇化的拉动作用不只限于经济方面,同时还扩展到就业、人口等多个方面。
城镇化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拉动作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通过拉动消费进而带动经济社会发展。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李强认为,城镇化实际上是人们生活方式的彻底改变,带动人们由自然经济条件下的农村消费过渡到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城镇消费。在此过程中,我们还必须考虑中国的人口数量,新型城镇化加上中国13亿人口的乘数效应,将对经济产生巨大的拉动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刘治彦认为,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经济发展质量不断提升,市场新需求不断生成并正在成为发展新引擎。新引擎主要依靠以高端人力资源开发为主的现代农业、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而这些新产业的发展有赖于城镇载体的建设,有赖于新型城镇化的推进。
以人为本符合城镇化发展规律
12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参观郑州市郑东新区城市建设时指出,城镇化是中国最大的内需。我们将用改革的办法和创新的精神,遵循规律,推动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受访学者表示,这为我国接下来的新型城镇化工作做好了定位,提出了要求。
“新型城镇化就是‘以人为核心’的多元、集约、智慧、绿色、共享的城镇化。”刘治彦表示,“以人为核心”就是城镇化发展需要依靠全体人民的力量,同时也是为了全体人民的生活幸福,要实现进城务工人员的彻底市民化。
张鸿雁表示,新型城镇化不是简单地“让农民进城”,而是让更多的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更好地实现个人价值。因此,城市化的过程是“化人”的过程,是改造人的过程,是社会进步的过程。文军同时提到,以人为本,体现的是新型城镇化由以物质技术为主的城镇化过渡到强调人自身的城镇化。它要力图改变的是以往城镇化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如土地城镇化快于人的城镇化的不平衡局面,让人更好地融入城市。
关于我国新型城镇化的发展规律,张鸿雁表示,新型城镇化是多类型城镇化,其特点在于多梯度、多元化,分类指导,不搞全国一盘棋、一刀切。李强认为,在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意识到中国有着巨大的人口和城镇发展压力,这对中国的粮食供应能力提出严峻挑战。因此,中国即使完成了高水平的城镇化,也应该有自己特殊的新农村建设,保住耕地,保证独立的粮食供应。
实现“三农”工作与城市工作一体化
会议强调,要坚持把“三农”工作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同时要更加重视做好城市工作。学者表示,在新型城镇化布局中,农业、农村、农民将真正实现与城市的对接。
新型城镇化过程中的农业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业。张鸿雁认为,过去,我们把农业和农村直接联系在一起。在新型城镇化过程中,我们要改革传统农业模式,进入现代农业体系,建构设施农业、旅游农业、景观农业等,让农业实现多元化、多层次。农业一定要进行结构性转换,发达地区要发展农业,落后地区则要实现农业转型,走向工业化农业。以城镇为主体的现代工业农业的崛起是非常重要的。
在新型城镇化过程中,农村和农民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以前对农村和城市的政策是城乡分治,农村按农村的做,城市按城市的做。今后,不管是研究农村问题,还是城镇化问题,一定要把它们结合起来,从城乡一体化或者城乡统筹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文军表示,有序推进农村转移人口市民化,要做到分类区别对待。一类是被动进入城市的城郊农民,一类是主动进入城市的农民工,还有一类是就地市民化的农村人口。
农民工作为连接城市与农村的重要纽带,其市民化问题备受关注。李强表示,农民工在市民化的过程中,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他们在身份上还没有真正变成市民,这一问题在大城市尤为显著。另外,很多农民虽然已经在城市拥有固定居所,但是不愿意放弃农村的土地,其主要原因就在于现在的城市有针对农民的进入机制,但是缺乏退出机制,进入城市的农民缺少“后路”。这是未来最大的研究难题,也是接下来推进新型城镇化工作必须重点解决的问题。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申明:本网站所刊载的各类形式(包括但不仅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的资讯仅供参考使用,部分资讯转载自其它来源,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资讯建议。对于访问者根据本网站提供的信息所做出的一切行为,除非另有明确的书面承诺文件,否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形式的责任。